主页 > 经济 >

神吐槽:是时候放过孩子,放过朋友圈投票了

  浙江人民有福了!以后,可能,再也不用被逼着给朋友圈里的小孩投票了!

  事情是这样的。浙江省教育厅最近发布了一项通知,明确规定:涉及学生(幼儿)个人荣誉的各项评选活动,原则上不采用面向社会的网络投票。

  消息一出,朋友圈沸腾。浙江人民“喜大普奔”,齐赞教育部门的英明之举。全国其他地方的人们羡慕之余,翘首以待:江苏什么时候出?湖南呢?四川呢……

  之所以群情激动,反响巨大,实在是因为这种网络投票的行径,太让人糟心了!

  不知从何时起,网络投票之风盛行中国各大校园。

  唱个歌,比个舞,赛场球,斗盘棋……校园里,哪里有比赛的身影,哪里有荣誉的评比,哪里就有网络投票。仿佛不附加网络投票的选项,这些比赛就开展不起来,世人就关注不到它光辉灿烂的存在。

  学校一发起,家长哪敢不配合,特别是关系到孩子荣誉评比的大事。于是,一个小小的投票链接,惊动整个家族。孩子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七大姑八大姨,能沾点亲、带点故的族人们,全都动员起来,为孩子的票数增长发光发热。大家排列五机选拼人品、拼人脉、拼渠道、拼影响力、甚至拼金钱,务必让孩子荣登榜首,摘得桂冠,不让他输在起跑线上。

  不管家长是热衷于此,还是不屑于此,在大势面前,都很难独善其身,都要硬着头皮,厚着脸皮,舔着笑脸,在朋友圈里求关注,求选票。哪怕你们与对方只有一面之缘,哪怕久未联系,哪怕都不知道从哪儿加的对方,都不放过,不错过,能多一票是一票。

  难怪有个段子说:当失联多年的同学突然找到你,不外乎三件事——推销、结婚、帮孩子拉票。

  至于效果嘛!呵呵,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1.29亿什么概念?对王健林来说,只比“小目标”多了那么一点点,于普通人而言,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巨额数字。

  可偏偏有的人对1.29亿不屑一顾。

  据媒体报道,刚刚被证监会开出1.29亿元罚单的证券节目主持人廖英强,最近又春风满面的在“爱股轩”网站发布视频,称是“自己有钱交罚款,相当于花1亿多给‘爱股轩’做了个广告”——

  因为这件事,我应该是打了将近一点多亿的一个广告,现在几乎廖英强的一个名字应该算是家喻户晓……

  你问我廖英强跟“爱股轩”什么关系?看看这张截图就知道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廖英强被很形象地称为“黑嘴”,一“黑”闻名天下知。嘴是黑的,那得有多丑陋啊!而嘴黑的内底,是腹黑、心黑。

  廖英强的行为,证券界有个专门法律术语:“抢帽子”。简单的说,就是利用其知名“股评家”、证券节目主持人的公众影响力,在其微博、博客等公开评价、推荐股票,结果其拥趸,一些散户纷纷跟进买入,拉升股价。

  根据游戏规则,当天买入的股民是无法在当天卖出的,而廖英强早已提前布局,在荐股前就用其控住的账户组买入相关股票,所以可在荐股后的下午或次日集中卖出、拔腿走人。那些信了他的邪排列五试机号关注号的跟风者要么被套牢,要么只有割肉止损,多给廖英强当韭菜收割了。还有一种操作,就是利用其公众影响力,贬损唱衰某支股票,引致他人抛售,股价走低,他却再悄悄买入,赚取差价。

  证监会披露,至少从2015年3月至2015年11月间,廖英强操纵了39只股票,买卖交易超15亿,把散户当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廖英强辩称,其实自己没挣那么多钱,那些账户多是亲戚、朋友的。可网络是有记忆的,证监会查明,有多个账户的MAC地址与其账户MAC地址高度重合,而且购股资金也多数来自廖英强,狠狠的扇了他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