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陈婷谈《宿命:孤独张艺谋》:并非娱乐八卦

  日前,张艺谋的文学策划周晓枫出版了一本名为《宿命:孤独张艺谋》的传记类书籍,揭露张伟平愧对张艺谋等所谓“罪证”,引发争议。

  3月2日晚,张艺谋妻子陈婷发微博谈此书带来的争议。陈婷表示,书中内容只是对张艺谋导演有一个全新排列五机选的认识,并非娱乐八卦:“《宿命:孤独张艺谋》,非常真实地揭露了导演一直被大家猜疑的话题,也展示了他性格上的优点和缺陷,以及非常人所能想象的他对电影的执著热爱。使大家从工作、生活和性格方面对导演有一个全新的认识,而并非娱乐八卦。” (鱼)

  netease

  当张艺兴因公主抱无力被传“肾虚”时,一则短视频分析“肾虚”谣言,并为肾虚患者支招;当李钟硕与金宇彬新戏荧屏对决时,也有短视频深扒李钟硕的病症…近期一档年轻人关注并爱看的娱乐健康视频——《健康星扒客》,迅速在网上流转,上线四天,在“爱奇艺”视频播放网站上点击量过百万,并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

  这些短视频共同的特点是以当下热点话题、热点事件中人物的病症为主题,分析病症的成因,并为同类型病患提供治疗解决建议。那这到底是娱乐八卦资讯还是健康养生节目呢?

  国内健康节目新秀:娱乐版的健康头条

  在健康中国成为国家战略的时代,我国却缺少针对年轻一代打造的能快速传递有效信息的娱乐化健康节目。因此,如何使养生文化及保健知识既有科学性,又通俗易懂,为年轻一代所接受,成了《健康星扒客》主创团队的初衷。主创团队充分探索各种娱乐元素在节目中的运用,每一期《健康星扒客》都通过娱乐化地方式“深扒”明星、名人等社会知名人士的“毛病”,专业揭秘“病情”的真相,追求轻松地娱乐化,更关注严肃的健康问题。这也是中传白杨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倾力打造的一档娱乐健康节目。

  “健康星扒客”野心初显:用娱乐化的方式传播健康

  小有才情的话题展示、直言不讳的明星病症、高调风趣的时尚品味、丰富的视听享受是青少年爱看《健康星扒客》的主要原因。

  为了吸引年轻用户,主创团队在创作初期就确定了“要用娱乐传播健康,就要懂用户需求,写得了娱乐八卦”的思路,“专注健康,认真娱乐”成了他们的口号。

  为了照顾年轻用户的碎片化消费需求,所有健康星扒客的内容都在3分钟左右。除了“短”外,“健康星扒客”短片的最大特色就是指导性,主创团队在专家的指导下对挖掘出的明星病症进行方案设计,从中筛选出最优质的方案编写成轻松有趣的治疗招数;另外还有互动性,在话题的选择上《健康星扒客》注重用户的参与,通过社交工具连通线上线下,为年轻用户提供丰富翔实的就医用药信息。

  通过这种设计巧妙、喜闻乐见的综艺表现形式,《健康星扒客》显露了自己的野心:

  借助互联网的发展进行健康科普,使医疗养生文化及保健知识既通俗易懂,又有科学性。通过明星大咖的健康故事,为年轻一代的健康问题敲响警钟,唤醒年轻一代对健康问题的关注和重视。通过传播健康知识,改变人们生活习惯上的行为,并帮助年轻一代树立正确的就医用药决策。

  娱乐八卦成热点 港媒质疑网红和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她从来没想过会有今天的成绩,妈妈的身体不好,有糖尿病,如今他每年回家四五次,父母也会来北京居住两个月,她直播的时候妈妈会看,虽然不懂,但也看个热闹。

  娱乐八卦成热点 港媒质疑网红和

  “你睡了,你的问题还在为你赚钱。”这个微商味满满的标题,让人瞬间产生不想点开的冲动。

  还真是个微商。不过,和朋友圈里天天刷屏卖这个卖那个,晒产品晒“收米”的低端微商不同,这回,“为你赚钱”的是果壳网旗下的知识技能共享平台“在行”推出的新应用———分答。

  对,是“分答”,不是可乐也不是雪碧。

  这是一款付费问答。总结起来12个字:你问我答,有人偷听,你我分钱。在这里,用户可以向任何人提问,也可以回答其他人的问题。用户可以将自己回答问题的价格设置在1~500元之间,并以60秒之内的语音,回答提问者的问题;提问者付费才能收排列五机选听该语音。更好玩的是,提问者也是有福利的。用户可以“偷听”其他人提出问题得到的回答,被“偷听”一次,提问者和回答者都收入5毛。

  也就是说,即便你收听一个回答要花500元,但是,只要你的问题被2000人偷听,你还能净赚500元。

  这就从付费问答演变成了“提问也能赚钱”。再加上那个睡着还能把钱挣了的说法,“分答”瞬间火了。上线短短3周时间,引爆朋友圈,现已拥有百万付费用户,并成功吸引王思聪、章子怡、李银河、周国平、窦文涛、汪峰等众多大咖入驻。

  作为一枚爆款,分答也很快遇上了对手,而且是老对手。分答上线不到一个月,知乎的付费语音问答产品值乎3.0上线了。

  值乎3.0几乎和分答雷同,因此,也被网友戏称为是对分答的“像素级模仿”。

  事儿还没完,接下来,百度也将推出付费问答App“问咖”。

  还记得那句著名的“互联网的精神就是免费”吗?现在似乎已经进入了收费时代。这没什么不好。知识理应被尊重,脑力劳动的成果也应该得到报酬。

  不知道这是不是果壳网推出分答的初衷,按照果壳网CEO姬十三的说法,似乎好像是这样的,他说,分答是“大家堂堂正正地用知识来变现”,他把分答总结为:全民奇葩说,知识聚宝盆。分答要打造的是知识界的网红。

  “60秒语音问答让知识直接变现,十万知识网红等你来问。”看起来,知识的美好时代就要来了。不过,逛了逛分答之后就发现,所谓的知识之路正在越走越歪。

  先来看看“知识界的网红们”在分答上的问答情况。以下是我在写稿时搜索到的数据:

  茅于轼,83个回答,4768人收听;

  李银河,164个回答,5176人收听;

  周国平,84个回答,5857人收听;

  许纪霖,96个回答,758人收听

  ……

排列五试机号关注号

  差不多一个问题就有几百人收听,似乎也不错。不过,让我们再对比一下王思聪的数据。

  王思聪?没错,就是他。虽然王思聪和果壳网的画风很不搭,但人家也是一枚正宗网红嘛。而且,帮助分答上了各媒体和自媒体头条的也正是王思聪啊!

  他回答了32个问题,84721人收听,总收入257581.5元。这是我当时搜索到的数据,几分钟之后,数据又有所增长。

  这些提给王思聪的问题是怎样的呢?

  有的长这样:请问作为亚洲首富的儿子,你的人生还有什么买不起的呢?

  这个问题有22992人偷听。

  有的长这样:身为霸道总裁的你,撩妹时也会紧张害羞吗?有没有感觉自己智商情商不够用的时刻?

  这个问题有9353人偷听。

  或许长这样:你如何分辨女票爱你的人还是爱你的钱?

  这个问题有23271人偷听。

  这样的数据,远远把茅于轼、李银河这些“知识界网红”甩在了身后。

  同样热门的还有娱乐界明星们。虽然,他们的画风与果壳网、知识界什么的同样很不搭。

  比如章子怡,回答了44个问题,19872人偷听,总收入151242元。

  又如佟大为,给他提的问题是这样的:

  ———据说你们家是老婆管钱,是真的吗?

  ———听说你女儿漂亮不输韩寒、赵薇的女儿,想过女儿有天会出嫁吗?什么样的女婿能入得了你的法眼?必须具体作答。

  这些问题每个都有几千的偷听。